【占tag歉!】

希望各位能注意到我,这里是启明cptag,我也是双担,虽然人真的不多但还是希望注意一下

请诸位处理好一下,鞠躬!明总单人tag希望早日统一,我想现在还有吃启明cp的亲人们

占tag歉

那个、cp名是吴启和杜明,很早就有的tag💦💦,希望能不能绿蓝的朋友们再注一下,不要撞tag了💦💦,虽然是冷坑但还是希望同圈的朋友点进来不是满屏其他角色


敬上!

【启明】今天的沙雕……?

#是编辑类型文手,会加

#没有文笔,常驻

#ooc慎…!


1.

“woc吴启,你今天受什么刺激了!这么凶残??”

杜明十分幽怨的望了一眼对桌的人,满怀不甘在座位上爆发,在对方同样怨念的眼神里熄灭。只见他趁自个儿抗议的停顿操纵手上刺客一顿爆发,往杜明手上的剑客送去。

杜明惊愕,捂心口显得十分痛心。

“你变了启儿,变得如此狠心。”

吴启又幽幽地看了他一眼,开口道

“你是不是又用光了我y●s的蓝票票,我一早起来就发现不仅票没了还多了一群R啊,小明。”

“……”


——《我们依然不知道杜明的手气能有多黑》

杜明:?!住口!

生如夏花

#我叫ooc【落泪】
私设一大把,慎入
是党费

如果让普后说实话,他不怎么喜欢消毒水的味道,那个病秧子大哥却讨厌不起来,尽管两个人就像极点一般相差甚远,父母也会调侃奥斯卡身上的精力似乎让了一大半给普后,原本安静的病房总会因为有他而过于热闹了。也许就是这样,一家人虽然贫穷但也过的满足,至少奥斯卡是这么认为的。

  黄昏总会有风从窗口吹进来,拉普拉斯也正是临海的城市,风里带着淡淡的咸腥味并不惹人讨厌,普后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,父母亲因为不富裕的家境在打工补贴家用,兄弟俩不约而同的沉默片刻

  “这样的生活也许也不错、对么普后?”

  奥斯卡突然开口道,手指交叉放在床上,像是单纯的一句闲聊,体弱而...

浮生.三

#备考的傻孩子来再魔改一边

#四也快了...吧

#ok?

华杉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不轻,就差给自己也来上几巴掌清醒清醒,但眼前已经不是纠结于这种问题的时候了。就算如华杉天天念叨着没铜板更没银子来买要和校服的“穷苦人民”,也会分清楚现在是孰轻孰重。不管会不会被师姐大打一通,一咬牙从衣物上撕下些许布料俯身缠在对方的腰间。

 

也不知从哪掏出来一个小布袋,倒出疑似是华杉省吃俭用省下来的几个药丸,在小小地斟酌了一下该怎么把药“塞”进昏迷的安湘的嘴里之后果断地掐住他的下巴,将小药丸伴着华杉悄悄留了些许的茶水灌进安湘的嘴里,稍稍将他的下巴一提起好将茶水咽下去。

 

“这下应该...

思考.JPG

虽然没人看到但我还是要逼逼一句浮生可能会延,问问大家是先魔改3还是直接写4

扰歉

个人养成系列

简单来说是个存档,因为个人圈多更的还慢,写过的cp会打上tag

如有不满请尽情骂我

楚留香手游

(1)华暗

浮生.1(魔改),2(魔改),3(魔改,链接早上放)

浮生.二

#来的很迟
#华暗ojerk?

华杉撇嘴,并没有起疑,反而觉得是自己招待不周,于是提着酒壶回了门派,一边提醒自己下次再遇一定会带好铜钱。至于武当……这是他凭本事借的钱,凭啥要还。

因为没钱坐车加上远,华杉几乎是连蹦带跳还有飞,等归来时已经皎月半升。

没有了阳光所赐的温暖,本就寒冷的雪山的风就毫不留情咆哮着,夺走人身体所存的寥寥无几的温度。

华杉也不在意,毕竟是一入门就被踹进湖里洗了个冷水澡,把东西随手一放便与掌管着课业的华真真师姐聊了起来。

他和师姐说,他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儿,看不到完全的面貌,神神秘秘的,但是一双眼睛美极了。身上还有一股香味,不知是花还是胭脂的味道,一个男子如此打扮也...

浮生

#华暗注意
#ooc没写完
#真的准备好了?

那是一个晴天的下午,不冷不热,阳光正好。江南小镇一一如既往的热闹,卖菜声吆喝声此起彼伏。果摊小贩拉着瓜车从人群中穿过,并大声喊着要不要买一个又大又甜的瓜。

在常去的小酒楼喝了个半醉半醒的华杉从拥挤的人群中钻了出来,姿势略是不雅。但一个“三大五粗”的大老爷们并不在意这些,随意的拍拍衣服上的皱褶,嘴上叼着一根狗尾巴草,大步流星地……去抄了小路。

提着剑走的步子有些飘,在路上半眯着眼看到一个鬼鬼祟祟拿围巾半遮住脸的人,一时脑袋犯浑像是维护正义一样举起剑就打,被那人一刀拦了下来。

华杉迷迷糊糊间瞄到了人家披散着的长头发和上面别的兰花,又有着一股异香,心...

啊啊啊啊啊沐秋生日快乐!!!

你有永远是我心中的那个翩翩少年!
苏沐秋,生日快乐!

©萧沐基 / Powered by LOFTER